上海谊众成立12载仅三项专利 董事或“虚空”任职10年信披似儿戏

发布日期:2021-11-25 07:27   来源:未知   

  8种文胸穿法让女人乳房很受伤,江西今年來打擊侵權假冒共立案3632件 罰沒紫杉醇目前是中国境内销售金额排名第一的化学制剂,过去30年间,因优良的抗肿瘤疗效、不断有改良剂型上市,紫杉醇制剂已经成为国内肿瘤化疗最大品种。而以紫杉醇胶束为核心产品的上海谊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谊众”)尚未有营收“进口袋”,其产品仍处研发阶段。

  分享资本盛宴的背后,翻开上海谊众的发展历程,上海谊众及其子公司曾在2015年均与其两家关联供应商共用电话与通信地址,独立性或遭“拷问”。此外,上海谊众的信息披露似“儿戏”,其两名董事过往履历中,均存在任职时间早于任职单位成立时间,其中或存在早10年的异象。作为一家创新药研发企业,尽管研发费用率并没有在同行中拖后腿,上海谊众研发人员平均薪资仍远低于同行均值,成立将近12年的上海谊众,仅持有3项发明专利,表现在五家同行中“吊车尾”,未来将如何保持其创新能力?

  企业联系电话、电子邮箱及通信地址,作为企业日常经营业务的“名片”,应为企业自身独有。曾在2015年,上海谊众及其子公司均与其两家关联供应商共用电话与通信地址,独立性或遭“拷问”。

  据上海谊众2021年8月8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8-2020年,上海佰弈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佰弈”)分别为上海谊众第二大、第一大、第五大供应商。同期,上海谊众对上海佰弈采购金额分别为112.96万元、151.84万元、29.7万元,采购金额占比分别为18.83%、26.58%、4.57%。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上海谊众开展临床试验需要向医院、第三方CRO、CRC等采购服务。上海谊众在24家医院开展紫杉醇胶束Ⅲ期临床试验时,其中11家医院提出CRC服务需求,其委托上海佰弈为11家医院提供CRC服务,除此之外,上海谊众无委托其他CRO、CRC提供服务。

  观其另外一供应商情况,2020年,上海歌佰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歌佰德”)为上海谊众第三大供应商,上海谊众对其采购金额为46.3万元,占上海谊众当期采购额的比例为7.13%,已于2018年4月迄今处于停业状态。

  而上海佰弈系实际控制人周劲松曾控股的企业,目前歌佰德能够施加重大影响的企业,歌佰德对其持有40%的股权。

  上海凯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凯宝300039股吧)”)系上海谊众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33%。上海爱珀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珀尔”)系上海谊众参股公司,上海谊众对爱珀尔持股5.56%,周劲松对爱珀尔持股62.44%。

  且歌佰德系上海谊众股东上海凯宝能够施加重大影响的企业,其中上海凯宝对其持股25%,爱珀尔持股20.25%。

  也就是说,股东上海凯宝、参股公司爱珀尔分别持有歌佰德25%、20.25%股权,歌佰德持有上海佰弈40%股权,上海佰奕曾经为上海谊众实控人周劲松曾控股的企业。即上海佰弈与歌佰德均为上海谊众的关联方。

  而上海谊众与与歌佰德、上海佰弈两家关联供应商,关系或不止于此,还曾存在共用电话及通信地址的情况。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3-2020年,歌佰德的联系电话均为;同期,其通信地址地址均为上海市奉贤区茂园路505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3-2018年及2020年,上海佰弈的联系电线年联系电线年,上海佰弈通信地址为上海市奉贤区茂园路505号,2019-2020年通讯地址为上海市奉贤区茂园路535号3005室。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上海谊众2013-2014年联系电线年联系电线通信地址为上海市奉贤区茂园路505号,2016-2020年通信地址为上海市奉贤区仁齐路79号。

  据招股书,上海联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峥科技”)为上海谊众的全资子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3年及2015-2016年,联峥科技联系电线年联系电线年联系电线年,联峥科技的联系地址为上海市奉贤区茂园路505号,2016-2020年联系地址为上海市奉贤区仁齐路79号。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3-2015年,上海谊众及其全资子公司联峥科技,与关联供应商歌佰德、上海佰弈曾共用通讯地址;2015年,上海谊众及其子公司联峥科技,与关联供应商歌佰德、上海佰弈曾共用电话,上海谊众的独立性或存缺失。

  两名董事履历“玩穿越”,其中一名董事任职时间或比任职单位成立时间早10年

  此次上市,上海谊众在招股书中,所披露的两名董事的履历,均出现任职时间早于任职单位成立时间的现象,上海谊众两名董事的履历真实性存疑。

  其中,董事张立高任职履历中,存在开始任职时间早于任职单位的成立时间的异象。

  据招股书,张立高为上海谊众现任董事。1988年8月至1997年7月,张立高任深圳市华生元基因工程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华生元”)负责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深圳华生元成立于1997年4月22日,属于有限责任公司(外国法人独资)。深圳华生元股东为ZETHANEL PROPERTIES LIMITED。截至查询日2021年8月13日,深圳华生元变更信息中并无涉及张立高的相关信息。

  可见,深圳华生元实际成立时间,与张立高在其开始任职的时间还晚,张立高在深圳华生元任职结束时,实际上深圳华生元刚成立不满3个月。

  据招股书,1997年8月至2006年8月,张立高任上海龙津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龙津医药”)经理。

  据公开信息,上海龙津医药成立于1999年4月20日,注销于2009年2月26日。注销前,上海龙津医药的股东为张立高、徐庆、姜玉芳、顾连兵。其中,张立高持股40%,系上海龙津医药实控人。

  可以看出,董事张立高在上海龙津医药任职时间早于上海龙津医药的成立时间,“未出生”即在其任职,张立高的董事履历两度“玩穿越”,其信披真实性几何?实际上,在上海龙津医药注销前,张立高或系其实控人,而招股书并未披露张立高对上海龙津医药的持股情况。

  据招股书,杜学航为上海谊众董事。1988年8月至2016年2月,杜学航担任河南新谊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谊药业”)新药开发部经理。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新谊药业为上海凯宝新谊(新乡)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宝新谊”)的曾用名。2014年4月6日,新谊药业变更为河南省新谊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谊有限”)。2016年5月25日,新谊有限变更为凯宝新谊。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凯宝新谊成立于1998年7月25日,属于有限责任公司(非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法人独资)。凯宝新谊股东为上海凯宝。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5年6月30日,凯宝新谊的投资人由河南省联谊制药有限公司、张善杰、王国明等变更为上海凯宝。2015年6月30日,凯宝新谊的市场主体类型由其他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非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法人独资)。

  据上海凯宝2015年8月21日发布的《上海凯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使用部分超募资金增资全资子公司的使用计划及可行性研究报告》,上海凯宝增资的对象为新谊有限,公司类型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其法定代表人王乃勇。新谊有限成立时间为1998年7月25日。

  这意味着,按照两次企业名称变更时间来看,新谊药业变更为新谊有限,新谊有限变更为凯宝新谊,换言之,新谊药业和新谊有限均是凯宝信谊曾用名。而招股书披露上海谊众董事杜学航1988年开始任职于新谊药业,可官宣披露凯宝信谊的成立时间却为1998年,杜学航在其开始任职的时间或早于该企业成立时间近10年。

  即上海谊众的董事张立高和杜学航的任职履历中,均出现其任职时间与企业成立时间矛盾的问题,暴露出其信息披露或存“漏洞”。

  此外,上海谊众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低于同行均值、专利数量或同行“垫底”的情况,同样值得关注。

  在医药行业中,创新能力系核心竞争力之一。上海谊众研发紫杉醇胶束申请的适应症为非小细胞肺癌,属于化疗药物。目前抗肿瘤药物及技术发展和创新非常迅速,在此背景下,除去2019年因股权支付产生的计入研发费用,上海谊众2020年研发费用实际上比2019年有所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上海谊众产品未上市销售,未实现营业收入。

  其中,2019 年度的研发费用17,866.62 万元中,由于计算股权激励费用计入的金额为16,188.68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9年,减去因股权支付产生的计入研发费用的16,188.68万元,上海谊众的研发费用或为1,677.94万元。在此基础上,2018-2020年,上海谊众的研发费用增速分别为-9.31%、24.22%、6.64%。可见, 2020年上海谊众研发费用增速较2019年下滑了17个百分点。

  据招股书,上海谊众的同行可比公司有苏州泽璟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璟制药”)、百奥泰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奥泰”)、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实生物”)、北京神州细胞生物技术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神州细胞”)、贝达药业300558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达药业”)。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谊众员工人数为79人,其中研发人员35人,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为44.3%。

  据泽璟制药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泽璟制药研发人员221人,研发人员数量占总人数的比例为53.51%。

  据百奥泰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百奥泰研发人员268人,研发人员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为32.48%。

  据君实生物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君实生物研发人员667人,研发人员数量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为27.19%。

  据神州细胞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神州细胞研发人员814人,研发人员数量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为82.05%。

  据贝达药业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贝达药业研发人员510人,研发人员数量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为34.79%。

  然而,在研发人员占比在同行中位的情况下,上海谊众研发人员平均薪资低于同行均值,且专利数量或“同行垫底”。

  据签署日为2021年4月27日的首轮问询函回复,2018-2020年,上海谊众研发人员的平均薪资分别为17.18万元、18.29万元、13.3万元。

  2018-2020年,上海谊众同行可比公司泽璟制药研发人员的平均薪资分别为17.41万元、19.42万元、27.67万元,百奥泰研发人员的平均薪资分别为27.35万元、23.18万元、37.57万元,君实生物研发人员的平均薪资分别为41.08万元、34.86万元、46.22万元,贝达药业研发人员的平均薪资分别为22.28万元、21.3万元、20.05万元,神州细胞研发人员的平均薪资分别为15.76万元、18.12万元、19.63万元。

  同期,上海谊众同行可比公司研发人员的平均薪资分别为24.77万元、23.37万元、30.23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成立近十二年的上海谊众,仅拥有3项有效专利,专利数量在同行中“吊车尾”。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8月8日,上海谊众拥有的有效专利共3项,均为发明专利。

  据泽璟制药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泽璟制药累计拥有88项专利,且88项均为发明专利。

  据百奥泰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百奥泰累计拥有37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36项,外观设计专利1项。

  据君实生物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君实生物累计拥有70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17项,实用新型专利52项,外观设计专利1项。

  据神州细胞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神州细胞累计拥有8项专利,均为发明专利。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贝达药业(不包括子公司)拥有24项专利,发明专利23项。

  也就是说,尽管研发费用率并没有在同行中拖后腿,上海谊众研发人员平均薪资仍远低于同行均值,成立将近12年的上海谊众,仅持有3项发明专利,表现在五家同行中“吊车尾”,作为一家创新药研发企业,上海谊众是否需要提高研发人员的薪酬待遇及其他福利避免人才流失的风险?且拥有3项发明专利的上海谊众,未来将如何保持其创新能力?

  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冲击资本市场之际,上海谊众是否修炼好“内功”?或系未知数。